央廣網揚州7月11日消息(江蘇台記者朱亮)據中國之聲《新聞晚高峰》報道,關註揚州兩家車輛檢測企業的煩惱。想要做好生意“關係”必不可少,與主管部門的關係、與客戶的關係,樣樣都要處理好,可這有關係的和沒關係的,各有各的煩惱。
  揚州市汽車綜合性能檢測中心有限公司,和主管部門——揚州邗江區交通局有關係,卻被這關係拖累的不堪重負。而另一家揚州通安汽車檢測有限公司,因為沒有交通局的關係,無法進入市場,只能干著急。關係里的企業想出來,關係外的想進去,一個邗江區交通局,因何形成了“行業圍城”?
  據揚州市汽車綜合性能檢測中心有限公司一位負責人介紹,2000年左右,揚州市邗江區交通局擁有屬地車輛檢測權,而揚州市車輛檢測中心公司具備檢測實力,因此區交通局採取政企合作模式,委托企業對區內營運車輛進行安全檢測。雙方協議約定,企業將檢測邗江籍車輛總營業額的一半作為交通局的分成,收費名義是管理費。2011年,邗江區交通局下屬的邗江區交通資產管理中心與企業續簽合同,繼續收取費用,收費項目由管理費變成了人員經費。
  公司負責人:政府機關不好直接拿錢,他就換了個資產管理公司跟我們簽,於是改頭換面跟我收錢,嚴格分析下去後,你沒有設備、土地、投資,你憑什麼跟我簽什麼協議呢?他說我提供車輛給你檢,請問社會車輛是國有資產的嗎?很明顯是政府部門收錢,變通處理的一個手法,這個錢兜個圈子後,還是回到交通局手裡。
  據揚州市車輛檢測中心公司統計,截至目前,公司共支付邗江區交通局費用1400萬元左右,而隨著運營成本增加,企業不堪重負,目前已欠下交通部門數月的人員經費,該負責人表示,車檢中心已經難以為繼。
  公司負責人:這種比例簡直是令人發瘋,江蘇省沒有第二家收錢的,全中國沒有第二家收50%的,非常氣憤,我整個空忙!
  而另一家車檢企業揚州通安汽車檢測有限公司面臨著另一種困境,負責人曹廣洲告訴記者,揚州市區營運車總量近2萬台,邗江區就有近8千輛,但他的企業吃不到邗江區車檢的“蛋糕”。
  曹廣洲:不認可,到他那兒辦簽證不簽,還得讓我們把檢測的錢退給人家,你這個本來就違法行政,我有資質,你為什麼不承認我的檢測結果呢?但不認可的理由在哪裡,目的就是沒有跟他分成。
  那麼邗江區交通局對此又是作何解釋呢?該局副局長朱瑞祥首先認可了1400餘萬元的收費,他解釋,當年交通部門下屬公司與社會企業合作是雙贏的局面,並且雙方一直在履行合作協議,現在隨著車檢行業的市場化改革,企業提出有困難,交通部門正在考慮降低分成比例。
  朱瑞祥:我們一直合作得很好,今年我們溝通了不下十次,在比例下浮的問題上即將達成協議,已經談得差不多了。
  記者提出,2013年江蘇省交通運輸廳出台24號文件,禁止各級交通運輸主管部門以任何理由挪用或侵占綜檢站的檢測收入,為何邗江區交通局沒有執行文件規定?朱副局長解釋,文件只是規定行政主管部門不能收費,而其下屬的資產管理公司不在範圍之內。
  朱瑞祥:我們資產中心是國企,企業性質,這個是完全符合的。
  針對另一家企業,揚州通安汽車檢測有限公司提出的,無法進入邗江區市場從事運營車輛檢測,朱副局長解釋交通運輸部門的營運車輛檢測還沒有全面社會化,未經交通部門行政審批,就無法從事檢測經營。
  記者:公安部門只要企業具備技術資質就能全面放開?
  朱瑞祥:對。
  記者:但交通部門市場化改革還沒到這一步?
  朱瑞祥:沒到這一步。
  南京理工大學教授、江蘇服務型政府建設研究基地首席專家程倩認為,揚州市邗江區交通局的做法是權力尋租。
  程倩:肯定是違規的,實際上從他整個歷史過程看,整個操作過程中利用了變通的手段,進行了一種權力的截留,實際上把相關的利益抓在自己的手上,他不想把他放出去。他這樣一個過程就是確保自己權力尋租得以實現。  (原標題:揚州某交通局收取車檢企業一半分成 專家:權力尋租)
創作者介紹

生仔

mi43miwqzf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