長期以來,我國院士制度在推動科技界出思想、出謀略、出成果、出人才方面發揮了重大作用。不容否認,院士制度尚存在一些社會關註、科技界反映突出的問題,必須深化改革加以解決。
  院士大會期間,中國科學院、中國工程院分別修訂章程,通過更加完善的制度安排,使中國特色社會主義院士制度更加完善,真正守住學術性、榮譽性的本質。
  焦點1
  去行政化去利益化
  排除非學術因素干擾,打破行政利益的藩籬
  院士制度中的痼疾究竟在哪?改革改什麼?面對科研體制中的“官本位”,屢禁不絕的“助選拉票”“集成、包裝”現象,個別院士兼職過多且自律不強,少數院士違反科學道德或品行不端等突出問題,人們把院士制度改革的焦點首先對在了去行政化、去利益化上。
  中科院院長白春禮認為,今後在院士遴選中要排除非學術因素干擾。“我們希望通過改革能把院士稱號承載的與功利相關的負擔排除掉,讓院士更好發揮明德楷模作用,為國家科技進步和創新發揮作用。”他說。
  當前,院士制度的行政化傾向集中體現在遴選過程中。“以前部委、地方、企業推薦的候選人占了相當比例,摻雜的行政意志、各種利益比較多。”葉大年院士說。
  在我國,一旦當選院士,有的單位和地方政府會提供各種額外待遇和權力,比如增加津貼、參與重大決策、優先出版著作等。對院士所在單位來說,擁有一個院士幾乎意味著擁有了一個聚寶盆。
  “院士稱號是榮譽性的,代表著在學術界被尊重被認可,而不是跟待遇掛鉤,更不是對應什麼行政級別。”葉大年說。
  顧秉林院士表示,不應該讓院士陷入太多的行政、利益糾纏。院士推薦應是最重要的評選方式,但是怎麼與部門溝通、協調,需要研究。
  院士們表示,去行政化、去利益化,就要減少行政力量對院士選舉管理的干預和介入,剝離過多功利,新老院士一起營造科學民主的學術環境和氛圍,讓學術腐敗和學術不端無藏身之地。
  焦點2
  僅保留兩種提名途徑
  取消主管部門、地方等遴選途徑,院士增選新增全院院士終選投票環節
  黨的十八屆三中全會明確提出,改進和完善院士遴選機制、學科佈局、年齡結構、兼職和待遇、退休退出制度等,以更好發揮廣大院士作用。
  此次兩院的章程修改“不約而同”地將嚴把入口關、能進也能出作為一個重點。從候選人提名渠道、增選機制和退出機制等方面做了新的規定。
  根據此前的章程,院士候選人可通過以下途徑提名:一是本院院士可直接提名候選人。每次增選,每位院士提名候選人數不超過兩名;獲得不少於本學部3位院士提名的候選人為有效。二是各有關工程科學技術研究、設計、建造、運行機構,學術團體,高等院校,企業等,可按規定程序並經過民主推薦和有關部門、省、自治區、直轄市遴選後,提名候選人。
  院士們評價,此次章程修訂中,動作最大的就是在候選人的提名渠道上。兩院均將取消主管部門、地方等遴選途徑,僅保留院士提名和有關學術團體按規定程序提名兩種提名途徑。
  “選好院士的前提是同行對候選人深入瞭解,過去遴選渠道比較多,有些渠道提名的,我們不熟悉,只能看推薦材料。院士和學術團體推薦,相互之間可以組織討論增進瞭解。”翟光明院士說。
  對於提名渠道的調整,有的院士認為,中國科協是一個龐雜機構,專業性是否夠強值得商榷;也有院士表示,去除了繁雜的利益相關方,有利於保證院士評選質量。
  在院士增選機制上,兩院均在候選人所在學部範圍選舉投票的基礎上,增加全院院士終選投票環節。“這樣做,一是借鑒國際上院士選舉制度的普遍做法,二是有利於考察候選人在更廣學術範圍內的認可度。”旭日乾院士說。
  焦點3
  退出機制增“勸退”規定
  院士違反科學道德或者品行不端將被勸退
  退休退出制度是院士制度改革中備受關註的。在院士退出機制的基礎上,增加“勸退”規定,這是院士制度改革的一大亮點。工程院新章程在已有院士退出機制的基礎上,增加了“勸退”規定,當院士的個人行為違反科學道德或品行不端,嚴重影響院士群體和工程院聲譽時,勸其放棄院士稱號。據悉,中科院新章程也擬作相同的規定。院士終身制有望被打破。
  院士稱號是終身榮譽,但院士是否應從工作崗位上退休的問題也是大家關註的一個焦點。目前,我國的院士年齡主要集中於70至89歲,有的老院士主動申請退休,所在單位鑒於院士帶來的種種效應而極力輓留。因退休問題涉及國家勞動人事制度,此次兩院修改章程並未涉及。
  ■聲音
  讓院士稱號回歸學術性、榮譽性的本質
  9日下午,參加中國工程院第十二屆院士大會的700餘名工程院院士,共同見證了51名2013年新當選的工程院院士正式獲授院士牌,隨後集體討論審議《中國工程院章程》修訂案。這一刻,新老院士都在思考院士制度的本質定位。
  “這次改革和完善院士制度的總體思路,就是要深入貫徹落實黨的十八屆三中全會精神,強化學術導向,減少行政干預,使院士稱號回歸學術性、榮譽性的本質定位,不斷健全中國特色社會主義院士制度。更好地發揮院士重要作用,激發整個科技戰線和全社會的創新創造活力。”中國工程院院長周濟說。
  袁亞湘院士說,我非常支持通過院士制度改革,使院士回歸學術稱號,去掉一些非學術的行政部門的干擾。
  “院士群體不僅僅是學術帶頭人,更應該是學術風範的表率。你做得好,正面的影響力是有的,你做得不好,負面的影響更大。所以院士要在學術道德上,給年輕科技工作者做榜樣。”楊元喜院士說。
  誠然,兩院院士在我國科技界擁有最高學術榮譽,在全社會具有很高關註度,一言一行對學術風氣和社會風尚都有重要影響。院士們只有堅守學術操守和道德理念,把學問和人格融合在一起,才能既贏得崇高學術聲望,又展示高尚人格風範,在“創新中國”的偉業中再立新功。
  ■評論
  用院士制度改革
  為科技創新“點火”
  正在舉行的兩院院士大會分別審議章程修訂案,將對院士遴選、管理等體制機制進行改革。作為我國科學界的“塔尖”,院士制度改革有望讓院士身份回歸學術和榮譽,繼而牽一發動全身,激發科技創新活力。
  如果說我國科研體制是一座金字塔,院士就是名副其實的“塔尖”。然而近年來,院士遴選受非學術因素干擾、院士稱號功利屬性增多等問題備受公眾質疑。一些院士“拉票造假”“勸而不退”現象,使院士群體頻頻陷入輿論漩渦,讓“院士”這塊金字招牌蒙上灰塵。
  “塔尖”出了問題,帶來的是人們對院士群體素質的懷疑,進而損害科研工作者特別是青年科研人員的積極性、創造性。黨的十八屆三中全會提出改革院士制度後,兩院分別對各自章程進行修改,可以說正當其時。
  改革院士制度,就是要突出學術導向,完善遴選機制、學科佈局、年齡結構、兼職和待遇、退休退出制度等,更好發揮廣大院士的科研帶頭作用,發現和培養拔尖的中青年科技人才。
  科技創新最關鍵的因素是人。院士制度只有全面拆除利益和行政藩籬,才能讓最高學術殿堂保持合理的人才流動,為富有創新精神的人才創造良好成長環境。只有擁有一大批創新型青年人才,我國科技發展才有希望,國家創新才有活力。
  院士制度改革的意義絕不僅限於院士制度本身。人們期待,院士制度進一步完善能夠成為“點火系”,點燃科技創新的新引擎,進而帶動各級科研人才梯隊建設,提升全社會學術風氣,為經濟社會發展提供強有力的支撐。
  本欄文字均據新華社  (原標題:院士終身制有望被打破)
創作者介紹

生仔

mi43miwqzf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